菜鳥香港自提點 > 悦讀 > 正文

南龍王廟 對話包頭城的前世今生

南龍王廟全景

南龍王廟鐘樓

一磚一瓦都見證着悠久的歷史

南龍王廟內飾

在南龍王廟正殿西北角,一截兩人合抱不住的榆樹枯木,映襯着這座有着400多年曆史的道觀。讓住持徐麥涵驚訝的是,這截在南龍王廟廣場施工時從地下挖出的枯木,居然在樹中間的縫隙裏,長出了兩棵新苗。徐麥涵將此理解為祖宗對一座寺廟的重新護佑,也象徵着一座寺廟如枯木再次逢春。

作為老包頭最早修建的廟宇,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過去,位於東河槽西側的南龍王廟在歷經劫難後重現輝煌。在南龍王廟的美麗傳説中,一座寺廟的歷史畫卷徐徐展開。

A

一個古老的傳説

大凡廟宇宮觀,都有着美麗或者讓人心生敬畏的傳説,南龍王廟當然也不例外。相傳很久以前,有一户貧苦農家,只有母女二人相依為命,少女金鳳拾到一顆果子,吃了後竟然懷孕,生下一子,頭上長着小角,取名“玉龍”。玉龍十幾歲時,連續三年的大旱使得附近的農民背井離鄉,玉龍看到後非常着急,騰雲變成一條金龍,降下雨水,從此以後人們安居樂業在此世代生活。後人為紀念玉龍和他的媽媽,在城南他們的家中建了龍王廟,即現在的南龍王廟。

當然,這只是一則傳説。老包頭所處之地,北高南低,落差極大,每逢夏季洪水暴發,常常狂流漫溢,民眾深受其苦。更多的史料證明,南龍王廟是為祈求風調雨順、消災降福的,廟內只供龍王,由園行(解放菜園以前的行會組織)負責,菜農是主要施主。康熙五年(1666年),這裏從事農耕的居民增多,它又是園行議事、祭祀之所。清咸豐年間,商業資本家兼營菜園,復盛公(喬家)在南龍王廟一帶經營復盛園(新中國成立後改名解放菜園),有數百畝水澆地種植蔬菜。另外,在南龍王廟活動的有木匠、菜農、染匠等。

提到南龍王廟,就不能不提到龍王。在中國古代神話傳説中,龍王是統領水族的王,掌管興雲佈雨,屬於四靈之一(另三靈為麟、鳳、龜),傳説龍能興雲佈雨、消災降福,象徵祥瑞,所以以舞龍的方式來祈求平安和豐收就成為全國民間各地的一種習俗。道教《太上洞淵神咒經》中有“龍王品”,列有以方位為區分的“五帝龍王”,以海洋為區分的“四海龍王”,以天地萬物為區分的54名龍王名字和62名神龍王名字。

祈求龍王降雨是早年百姓的共同心願,特別是佛教傳入中國以來,龍王成為民間的重要神靈之一。龍王五爺,則是佛教傳説中的財神,是龍王的第五子,名叫聖衍,又稱廣濟龍王。因人們向龍五爺求財,有求必應,應之必靈,故被稱為“龍五爺財神”。在民間多有寺廟供奉,最為出名的是始建於清代的山西忻州五台山的五爺廟。

南龍王廟為何供奉五爺廣濟龍王,其實可以追溯到老山西人的信仰,隨着走西口的山西人來到包頭,山西人的信仰也隨之傳來,他們來到包頭後在這裏創業,為了祈求風調雨順就想起了供奉家鄉信仰的五爺廣濟龍王。

包頭舊城以前有很多寺廟,城內有南龍王廟,瓦窯溝有北龍王廟,城外東南有轉龍藏龍泉寺,西面有西腦包龍王廟。南龍王廟因為位於當初包頭鎮東南隅而得名,由於城北瓦窯溝建有一龍王廟,才有南北之分。

B

一段真實的記載

漫步在南龍王廟內,斑駁的院牆、屋檐上的風鈴,似乎都在講述着這個寺廟的歷史和過往。

關於南龍王廟的建廟日期,“民國”時期孫斌編纂的《包頭市志(1943年)》指出,南龍王廟在東門內,其廟建於清光緒元年(1875年),王綏之所著《包頭佛教概述》則認為南龍王廟建於清道光十三年(1833年),20世紀80年代,著名包頭文史學家子厚撰寫的《有關南龍王廟興建時代的探討》,也描述了其在北京圖書館查閲到了《南龍王廟碑文》和《重修南龍王廟小記》,證明碑文出自光緒元年(1875年)。

光緒元年(1875年)所立修葺碑《小記》雲:“鎮(包頭鎮)之東南隅,舊有龍王廟一楹,系土默特蒙古所建。不知建於何時,有康熙五年補修匾額,越乾隆間,農民漸集,益以禪房、山門、鐘鼓樂樓……”等語。據此可知,早在康熙五年(1666年)之前就已建廟。《碑文》還記載, “新廟肇於康熙,修於乾隆,迄今二百餘年矣”。從這兩段碑文看,南龍王廟應該修建於康熙元年至康熙四年之間,也就是1662年至1665年之間。另有碑文記載:太平之世,五風十雨。是知萬物非雨不生,非風不暢。而農家之資風雨為尤切。包鎮舊有龍王廟,為農民祈雨之所,先輩建之於東南巽地,以主風神以降雨,亦此意歟?然廟肇於康熙,修於乾隆,迄今二百餘年矣。

包頭民俗專家柳陸先生曾在《老包頭寺廟文化》一書中認為,南龍王廟的建廟時間可以推算到明後期阿勒坦汗時代,康熙年間修廟,後又經過多次重修。曾存清康熙五年補修匾額,乾隆年間有正殿三門,東西禪房各五間,還有山門、鐘鼓樓等。

南龍王廟一帶緊貼東河,山西晉商走西口因此地水源較足而在此繁衍生息,為山西晉商發源之地。各行各業的商人也都在廟內供奉自己的行業祖師,如染布業的祖師梅葛二仙,醫藥業的祖師軒轅黃帝,建築業的祖師魯班等等,使得南龍王廟的信仰更加豐富多彩,民眾和諧康泰。

值得一提的是,南龍王廟在修建過程中,從地下挖出了兩件寶,也從側面印證了這座寺廟的古老歷史。2015年6月27日,正在院內施工的眾人挖出一方青石,雖有泥土遮掩,但隱約可以看出上面鑿刻的八卦圖形。徐麥涵清洗後發現,這塊青石竟是一幅完整無損的八卦圖;也是在寺廟重修過程中,工人們在地下挖出了一截粗壯的枯木,徐麥涵將枯木立於正殿西北角,一場透雨過後,枯木裏竟然長出了兩棵榆樹青苗。

一個偶然的機會,徐麥涵得到了一件從南龍王廟流失的清代香爐,經過考證,這個香爐來自山西祁縣,當年,包頭商界巨頭喬家“復”字號因抵債而得到南龍王廟南側的一大片菜園,命名“復盛園”,專門種植蔬菜。喬家特意從山西老家送來一尊香爐,供在南龍王廟的香案之上,用以彰顯喬家的地位與氣派。在“包頭城內南龍王廟碑文”的佈施芳名之中,赫然刻有“復盛園”的字樣。

青石八卦圖、老榆樹、清代香爐也成為如今南龍王廟的三寶。

C

一座寺廟的涅槃

鐘磬聲起,經幡飄動,正殿內的五爺廣濟龍王、藥王、月老靜靜“注視”着廟內的香客來來往往,廟與人一樣,都難免歷經歲月的磨難。南龍王廟也不例外,四百多年的風風雨雨中,它曾作為菜園、作為倉庫而暫存於世,但是在風雨之後,迎來了新的生命。因為寺廟是一個城市文明傳承不可或缺的載體之一,不論是在形式上的層次,還是作為一種公共空間,它都是城市構建不可或缺的部分。

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文革”,讓這座寺廟遭到了輪番破壞,建國後,南龍王廟改為“解放菜園”。2015年之前,南龍王廟還在包頭橡膠廠之內,房子年久失修。“我剛來的時候這兒只有空房子,四合院的主體建築還在,但是裏面連一張紙都沒有了,滿眼的破敗與凌亂,令人不禁唏噓。”南龍王廟住持徐麥涵介紹,在過去,南龍王廟曾是老包頭人祈雨祈求豐收的一個處所,走西口的晉商圍繞着這裏唱社戲、辦廟會,可以説這裏是老包頭的商業繁榮之地。

寺廟的興盛,帶來的是廟會和社戲的興盛。這種廟會一直延續到1937年“七七事變”前夕,經久不衰。

老包頭廟會最盛在財神廟、禹王廟(禹王廟後來在黃河改道時被河水沖塌),南龍王廟則在每年夏季有兩次廟會,一是園行和農圃社舉辦的社戲,另一次是魯班社的社戲,除此之外,遇到荒年惡月,園行和農圃社便在南龍王廟舉辦特殊的廟會。

包頭歷史學家張貴在《河水集》中描述,在南龍王廟祭拜祖師、酬神獻戲的主要有六社,分別為農曆三月十六的義和社(造紙業)、三月十八的集義社(靴鞋業)、三月二十的麻繩社(麻繩業)、五月十三的成衣社(縫紉業)、六月十二的源全社(菜園)和六月二十的魯班社(木匠)。

2014年左右,中國道教協會決意在包頭重新建立道教協會,恢復南龍王廟宗教場所性質。包頭市積極落實政策,將南龍王廟歸還中國道教協會。

作為包頭人的徐麥涵,帶着18位年輕道長主持南龍王廟的改建工作。“這裏空了40多年,有很多人想做沒做成,我來之後做成了,感覺祖宗在冥冥之中等我呢。”徐麥涵説。2016年3月,南龍王廟正式改建完成,隨後他們開始着手準備籌辦恢復南龍王廟廟會。當年6月15日,南龍王廟戲台、廣場施工完畢。兩天後,首屆南龍王廟恢復百年廟會文化藝術節在東河區南龍王廟廣場正式拉開帷幕,如今,南龍王廟廟會每年都會在五爺誕辰之日如期舉行,已經成為市民休閒、娛樂的一個好去處。

南龍王廟大約有一千多平方米,有正殿三門,東、西側殿各一門,還有前殿、鐘樓等。正殿供奉有廣濟龍王、藥王、月老,正殿的東、西兩面各供有關帝聖君和文昌帝君,東、西側殿各供奉有正一派祖師張天師、黑老太太、註生娘娘等諸位神仙。

如今的南龍王廟,香火不斷,廟宇寬敞,南龍王廟廣場也成了很多市民散步休閒的去處。拿出南龍王廟恢復宗教場所前後對比照片,剝蝕了彩繪的雕樑畫棟,坍塌了凌空的挑角飛檐,或殿傾屋塌,或斷壁殘垣,滿院殘磚爛瓦,有誰又能想到曾經被當作橡膠廠庫房的那個南龍王廟呢?(策劃張一舟 馬曉梅 尤允慶  記者陳繼勝 李亞強攝影李強) 

[責任編輯:孫麗榮]

版權聲明

一、凡註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繫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