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香港自提點 > 悦讀 > 正文

回頭望月

這大概是一年之中看見看不見的365輪月亮中最大最白最亮的一個了。從我家左上方高層樓羣中躲躲閃閃露出清靈的芳容時,其實已經升得很高了,讓我差一點錯過“天上一輪才捧出,人間萬姓仰頭看”的黃金時段。坐在陽台上觀賞,月亮所處的位置與我家所在的角度很是相宜,感覺距離也近了不少。

中秋賞月,我喜歡佐以薄酒。當我端起酒杯時,月亮早把體積魔幻般縮成微型,像是淘氣的小精靈,從千丈高處悄無聲息地跳入杯子裏,竟不見一絲水花。我輕輕飲一口,泡了月亮的酒,彷彿多了一點涼絲絲甜津津的味道。

回想孩提時代的此時,我家住大北方一個小村,宅院幽靜,輕風戲雲,月駐中天。那年代,咱村裏人賞月,與現在城市人大不同,我們小孩子來回跑着跳着回頭望月。院子那頭,哥哥帶領妹妹們高聲喊“月亮爺在這頭呢!”院子這頭姐姐帶領弟弟尖聲嚷:“月亮爺在這頭呢!”我們跑到哪裏,月亮就高高地跟隨到哪裏。坐在門口的父母就樂呵呵地説“這頭那頭就一個月亮爺!”。中秋之夜,沒有比一家人在一起賞月更温馨的事了。可惜那時,我們年小不更事,都沒在乎。如今回眸,好想重回到那個時候。如果有可能從頭再來一回,我一定牢牢握在掌心不放。

此刻坐在陽台上,我異想天開,真想問一問哈勃太空望遠鏡,你能看見我孩提時的“回頭望月”嗎?

一年一箇中秋,幾十個中秋飛一般旋轉過去。這輪月亮,曾經照過我的父母,父母卻見不到了這輪月亮。月亮依舊那樣亮,光線沒有減暗,也沒有增強,保持亙古不變的度數。月亮依舊那樣白,雲擦、雨洗、風吹,總那樣乾淨,一塵不染。年年歲歲,歲歲年年,月亮不遠去,也不靠近,移動在一定距離。哪怕你背井離鄉千里萬里之遙,依舊從你左前方升起。我望着望着,冥冥之中耳畔想起幾十年前父母的那句話:“這頭那頭就一個月亮爺!”

再端起酒杯,倏地杯裏掉入一滴熱淚,一個短暫的水花蕩漾之後,漣漪平靜,酒和淚融合一體。飲一口,那味道似乎與先前的又不一樣了,微微有點苦,稍稍有點鹹,心頭湧出長長的心酸。抬起頭來,月亮模糊了,彷彿浮動在濃濃淡淡的霧中。

幾十年後與幾十年前一樣,月亮不緊不慢地沿着一條線路獨行天界,無聲無息地乘風穿雲滑行,讓水一樣的柔光灑滿萬里河山。

隱隱綽綽中,我沒有望見槐樹白兔,卻看見了舊時的故鄉和父母的面容,原來父母和月亮在一起呢……(烏吉斯古冷)

[責任編輯:孫麗榮]

版權聲明

一、凡註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繫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